科研新闻

更多>
  • 项目评审与资助情况1、项目评审情况2017年,自然科学基金委在评审工作中切实加强党的领导,切实加强依法行政,切实加强风险防控,切实加强程序规范,取得了较好的效果。一是加快推进通讯评审专家辅助指派系统的全面使用,做到学科全覆盖。通讯评审专家计算机辅助指派系统在各科学部得到了普遍使用,使用辅助指派系统的项目占比达到86.06%,比2016年提高了9.57个百分点。二是严明会议评审纪律,规范会议评审环节。自然科学基金委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对会议评审中遴选评审专家及参加会议评审的项目、投票方式、项目资助经费审定方式、倾斜资助政策及陪同答辩人数等进行了进一步规范。自然科学基金委按计划完成了通讯评审和会议评审工作。经核查,各类项目通讯评审指派专家数量及有效通讯评审意见数量均符合管理办法的要求。所有具有答辩环节的项目会议评审时,均对申请人汇报和评审专家提问过程进行了录音录像并归档保存,均采用了会议评审现场手机信号屏蔽措施。重大项目、创新研究群体项目和国家重大科研仪器研制项目(部门推荐)在评审会前公布了评审专家名单,其他类型项目会议评审专家名单于评审会结束后一周内在自然科学基金委网站向全社会公布。2、项目资助情况经过规定的评审与审批程序,截止到2017年12月17日,共批准资助项目43796项,直接费用2496237.26万元。聚焦基础前沿,努力夯实创新基础坚持稳定支持基础研究自由探索,在总资助量提高的背景下,保持自由探索项目的经费占比,保障科研人员自主选题大胆探索,推动学科均衡协调可持续发展。资助面上项目18136项,直接费用1068590万元,平均资助强度为58.92万元/项,平均资助率22.59%。按照科学基金“十三五”发展规划的部署,围绕优先发展领域,加强前瞻部署,力争形成重点突破。稳步提高重点项目的资助规模与强度,激励科学家着眼长远、系统解决重要科学问题。2017年,加大了对重点项目的资助力度,资助数和平均资助强度均比去年有所提高。资助重点项目667项,直接费用198700万元,平均资助强度297.90万元/项。突出科学目标引导,鼓励和培育具有原创性思想的科研仪器研制,为科学研究提供新颖手段和有力工具,开拓研究领域,催生源头创新。资助国家重大科研仪器研制项目(自由申请)83项,直接费用58977.91万元;资助国家重大科研仪器研制项目(部门推荐)5项,直接费用32821.98万元。稳步深化开放合作,不断提升国际影响力。继续实施开放合作战略,鼓励中外科学家开展实质性合作研究,资助重点国际(地区)合作研究项目107项,直接费用25500万元;资助组织间国际(地区)合作研究项目370项,直接费用69290.52万元。突出人才为先,积极培育创新队伍自然科学基金委积极争取中央财政的支持,在项目申请量继续大幅提升的背景下,加大力度培养青年人才。保持青年科学基金项目资助率同上年基本持平,同时提高对青年科研人员的资助强度,稳定基础研究人才队伍,并确保资助拔尖人才质量。青年科学基金资助项目数为17523项,比2016年(16112)增加了近1500项;同时将青年科学基金项目的资助强度提高至将近23万元/项,比2016年提高18.10%;总的资助额度达到40亿元,比2016年增加28.43%。此外,在各类项目的评审过程中,注重对青年科研人员的支持,科研人才团队呈现年轻化趋势。例如,2011年以来,面上项目和地区科学基金项目负责人中年龄在40岁以下的占比稳步提高,2017年分别达到46.22%和54.06%,比2011年均提高了约10个百分点。资助优秀青年科学基金项目399项,直接费用51870万元。资助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项目198项,直接费用67935万元。资助创新研究群体项目38项,直接费用38955万元;对已实施6年的9个创新研究群体项目进行延续资助,资助直接费用4725万元。持续培养基础研究欠发达地区的人才队伍,资助地区科学基金项目3017项,直接费用109520万元,平均资助强度为36.30万元/项,平均资助率18.93%。吸引海外及港澳优秀华人为国(内地)服务,资助海外及港澳学者合作研究基金两年期资助项目120项,直接费用2160万元;四年期延续资助项目资助22项,直接费用3960万元。继续加大对外国青年学者的吸引力度,资助外国青年学者研究基金项目155项,直接费用4500万元。支持科研人员结合数学学科特点和需求开展科学研究,提升中国数学创新能力,资助数学天元基金项目82项,直接费用2500万元。面向战略需求,促进交叉融合自然科学基金委聚焦《“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的重大科学问题,围绕国家重大战略需求和重大科学前沿,精心策划、认真组织重大项目和重大研究计划工作,及时通过应急管理项目部署重要前沿领域研究,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重大决策部署,强化对国家战略科技需求的源头支撑作用。面向科学前沿和国家经济、社会、科技发展及国家安全的重大需求中的重大科学问题,超前部署重大项目,推动学科交叉,汇集创新力量,服务创新驱动。加大对重大项目的支持力度,资助重大项目40项,比2016年增加17项目,资助直接费用65413.55万元,平均资助强度为1635万元/项。遵循“有限目标、稳定支持、集成升华、跨越发展”的基本原则,科学实施重大研究计划。通过长期稳定支持,促进学科交叉与融合,培养创新人才和团队,显著提高若干重要领域和重要方向在国际上的整体水平,实现跨越发展,为国民经济、社会发展和国家安全提供科学支撑。扩大了重大研究计划的实施规模,重大研究计划从每年计划启动3个提高到4个,2017年启动实施了“湍流结构的生成演化及作用机理”“生物大分子动态修饰与化学干预研究”“细胞器互作网络及其功能研究”和“特提斯地球动力系统”。2017年共有32个重大研究计划正在实施,资助项目535项,直接费用84799.40万元。及时部署重要前沿和交叉领域基础研究。2017年,自然科学基金委围绕合成生物学和人工智能领域,安排倾斜支持资金共7000万元。发挥科学基金导向作用,关注地区、行业、企业需求,吸引社会资源投入基础研究。2017年,共实施25个联合基金,资助项目790项,直接费用121566万元。与中国科学院密切合作,设立了空间科学卫星联合基金,共同资助全国科研人员依托暗物质粒子探测卫星“悟空”、实践十号返回式科学实验卫星、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硬X射线调制望远镜卫星等四颗空间科学卫星开展前沿和交叉科学研究。与国家电网公司、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中国地震局签署新的联合基金协议,资助行业共性需求和科学前沿问题研究。着眼于凝聚高水平研究队伍,继续试点实施基础科学中心项目,通过长周期的稳定支持,促进学科交叉融合,形成若干具有重要国际影响的学术高地。2017年共资助4个基础科学中心项目,资助直接费用73000万元。来源:《中国科学基金》2018年第1期作者:李志兰 郑知敏 李铭禄 高阵雨谢焕瑛 温明章 王长锐责编:高天晓 唐轶博审校:刘兆庆 刘    灿
  • 华东师范大学程义云团队将含氟高分子成功应用于蛋白质胞内递送,在多种细胞中实现了高效的蛋白质递送。该成果近日发表于著名学术期刊Nature Communications(The fluorination effect of fluoroamphiphiles in cytosolic protein delivery, Nat. Commun., 2018, 9, 1377)。这种递送方法的优点在于不需要对蛋白质进行任何的化学修饰,递送过程中不会造成蛋白质分子的变性,且递送后能够很好地维持这些蛋白质分子的生物活性。生命科学学院程义云教授蛋白质治疗是当今生物医学领域的研究热点。相比于传统的小分子药物,蛋白质药物具有靶向性强、安全性好、疗效显著、FDA审批快等优势。然而基因组编码的蛋白质中超过70%难以通过细胞膜,这为蛋白质类药物的开发以及新蛋白质的功能研究造成了巨大的障碍。如何将蛋白质分子高效、安全地递送到目标细胞对于蛋白质治疗以及基础生物学研究至关重要。程义云课题组在2014年报道了含氟高分子在基因递送过程中的氟效应(Nat.Commun., 2014, 5, 3053)。在阳离子高分子材料上修饰含氟功能基团不仅能极大地提高其基因转染效率,还能够显著降低高分子材料的剂量,提高其抗血清性能,同时解决了阳离子高分子基因载体的几个瓶颈问题。含氟烷基链既疏水又疏油,可同时提高阳离子高分子的血清稳定性、细胞摄入、内含体逃逸,以及胞内核酸释放能力,从而大幅提高了其基因递送性能。 含氟高分子在蛋白质胞内递送过程中展现了优异的氟效应此外,含氟高分子在水溶液中易自组装成纳米胶束或纳米聚集体,同时兼具阳离子高分子和脂质体类载体的优点(Angew.Chem. Int. Ed., 2015, 54, 11647)。考虑到蛋白质胞内递送与基因递送的相似之处,研究人员推测可以利用含氟高分子优异的自组装性能以及其在胞外、胞内的独特理化性质,将蛋白质分子与含氟高分子共组装形成高分子复合物,进而打破蛋白质胞内递送过程中存在的多重屏障,实现高效的蛋白质递送。然而,该研究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之前适用于基因递送的含氟高分子在蛋白质胞内递送中效率极低。经分析,这是由于蛋白质分子与核酸之间的差异造成的:所有的核酸分子均带有负电荷,可以通过静电相互作用与含氟高分子形成复合物,进而克服胞外、胞内的各种屏障;而蛋白质分子的带电状态不明确,依赖于其自身的等电点以及溶液的酸碱度,因此在含氟高分子基因递送中获得的经验并不适用于蛋白质递送。为此,程义云课题组决定采用材料库的策略,重头筛选适用于蛋白质递送的含氟高分子材料,将不同的含氟小分子化合物接枝到聚乙烯亚胺上,得到了一个含氟高分子材料库,并对库中高分子材料的蛋白质递送性能进行筛选,成功获得了两种高性能含氟高分子材料,其蛋白质转染效率远超商业化转染试剂PulsinTM等。这些含氟高分子可以将包括牛血清白蛋白、β-半乳糖苷酶、皂角素,小肽等在内的多种蛋白质分子高效递送到不同的细胞中,且能够维持这些蛋白质或小肽的生物活性。更为可喜的是这些含氟高分子在递送蛋白质过程中展现了独特的氟效应。如果将含氟烷基链替换为传统的碳氢基烷基链,则所获得的两亲性高分子由于相似相容原理,容易滞留在细胞膜的表面,不能有效将蛋白质递送到胞内;而含氟烷基链既疏水又疏油、表面能低,更容易吸附到细胞膜的表面,并顺利通过细胞膜以及内涵体膜等生物屏障。研究发现,含氟高分子更有利于与蛋白质组装成均一的纳米颗粒,对蛋白质的二级结构影响较小,有利于通过细胞膜,且具有较好的生物相容性,因而具有优异的蛋白质递送性能。对于含氟高分子的递送效率而言,含氟烷基链的长度以及接枝率至关重要。长链以及高接枝率更有利于体现氟效应,但是过度的亲氟基团会造成含氟高分子体现自组装程囊泡等超分子结构,这种超分子结构中的富氟双层膜会阻止蛋白质分子的装载,从而造成蛋白质递送失败,这也是适用于基因递送的含氟高分子为什么不能有效递送蛋白质的主要原因。因此,在设计含氟高分子用于蛋白质胞内递送时,需要特别注意含氟烷基链的长度及接枝率。该研究为新型蛋白质载体的设计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思路。通过该方法制备的材料在蛋白质转染等生物技术领域具有重要的应用前景。目前,该课题组已经着手就本项技术开发一种新型蛋白质转染试剂,有望近期将其实现产品化,填补目前蛋白质转染试剂市场的空白。该论文的第一作者为华东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硕士研究生张振京,通讯作者为程义云教授。华东师范大学为该论文的唯一单位。该研究得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杰出青年基金、面上项目,上海市优秀学术带头人等项目的经费支持。    来源 | 生命科学学院编辑 | 吴冬妮
  • “教育,因你而奋进——2017上海教育年度新闻人物颁奖主题活动”4月10日晚在上海教育电视台举行。此次活动宣传了本市教育系统和社会各界推进教育改革发展的先进人物,弘扬了教师教书育人和学生市民乐于学习、善于学习的先进事迹,也营造了全社会共同关注支持教育改革发展的良好氛围。  教育,因你而奋进——2017上海教育年度新闻人物颁奖主题活动  经评选,10位(组)“2017上海教育年度新闻人物”揭晓,华东师范大学褚君浩获得“2017上海教育年度新闻人物”称号;华东师范大学党委宣传部等10家单位获组织推荐奖。  2017年5月27日全国科技工作者日当天,首届“全国创新争先奖”揭晓。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上海技术物理所研究员、华东师范大学教授褚君浩因“科普及社会服务”方面的突出成就,成为上海市唯一一位奖章获得者。  褚君浩被誉为“心系科普的院士”,虽已过古稀之年,但精力依旧充沛,他将科学研究之外的时间,几乎都奉献给了科普工作;他热心于科学知识的社会普及,尤其注重科学家探索新知的精神在青年一代人中的培育和传承。在褚君浩看来,“能做好科普的科学家,科研才可能有大格局”。而他自己正是科学研究与科普工作相得益彰、互相促进的典范。  褚君浩和百余位科学家参与“科学与中国—院士专家讲座”的科普课程录制  褚君浩,中科院院士,现任华东师范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院长,兼任《红外与毫米波学报》主编,上海市科协副主席。曾任上海市红外与遥感学会理事长,上海市科普作家协会理事长,国际光学工程学会(SPIE)理事,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原上海市政府参事。  褚君浩院士长期从事红外光电子物理和半导体研究,发表SCI论文500余篇,出版《窄禁带半导体物理学》等4部专著,编著8部,是Landolt-Boernstein《科技数据和公式》手册的作者之一。曾获国家自然科学奖3项、国家重点实验室计划先进个人金牛奖、国家973计划先进个人奖、第六届全国十佳优秀科技工作者、第二届“九三”楷模。  颁奖主题活动现场  褚君浩院士关爱学子、心系科普,是科学研究与科普工作相得益彰、相互促进的典范。主编新版《十万个为什么》丛书《能源与环境》分卷,撰写近百篇科普类文章;近三年先后赴上海、江西、福建、河北等地,为大中小学生作科普讲座50余场;多次为上海市及其他省市高校青年教师作师德师风报告;为本科生主讲“物理电子学前沿讲座”,创设并领衔主讲华东师大信息学院“飞翔论坛”,《文汇报》于2016年、2018年两次进行专题报道。  由于在“科普及社会服务”方面的广泛影响和突出成就,褚君浩院士先后获首届全国创新争先奖章、感动上海年度人物、上海首届科普杰出人物等荣誉。图文、来源|信息科学技术学院 编辑|吴冬妮 编审|吕安琪
  • 华东师范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脑功能基因组学(教育部、上海市)重点实验室国家千人计划学者、特聘教授,华东师大-纽约大学脑与认知科学联合研究中心教授,国际著名计算神经科学家汪小京近期发现了一种新的高效神经信号传播机制。这一新发现的机制有望促进我们对于“意识是如何产生的”这一问题的理解。这一研究成果最近发表在著名顶级神经科学杂志Neuron上。  汪小京研究成果于近期发表在著名顶级神经科学杂志Neuron上  “当我们在日常环境中活动时,外部环境通过刺激我们的感官,产生大量的神经信号;这些神经信号则必须被传递到相关的大脑区域”,汪小京教授解释说,“然而我们的大脑是一个由数百亿神经元互相连接所构成的,极其复杂的网络,可以划分出一百个以上的功能区。所以要理解这些神经信号是如何在不同大脑区域间高效传播并非易事”。  我们的大脑总体上是一个层级结构,即从较“低级”的感知区域到“高级”的认知区域等不同层级的功能区。这些区域内同时包含兴奋性神经元与抑制性神经元,分别激发或抑制其它神经元的活动。为理解这些神经元如何彼此相互作用产生神经信号,并且这些神经信号是如何在不同层级间互相传递,脑与认知科学联合研究中心的科学家们采用了最新的神经连接组学(Connectomics)定量分析方法,利用猕猴的大脑解剖连接性数据,构建了其多脑区的神经网络模型。冲动传递网络模型中基于异步机制的信号传递过程  有趣的是,今天人工智能最热的“深度网络”多局限于从低级脑区到高级脑区前馈的连接,而我们大脑具有大量从高级脑区到低级脑区的反馈连接。汪小京团队的新模型包括了真实的灵长类大脑的反馈连接结构。  研究者发现在一个大尺度的灵长类大脑模型中,大脑的兴奋和抑制信号往往是互相平衡的,有利于产生一个较为稳定的神经信号的传输——兴奋性神经元的刺激保证有效信号的传输,而抑制性神经元则保证信号的传输不至于失控。“令人意外的是,通过模型我们发现只有当神经信号足够强(超过某一阈值)时,神经信号才能抵达负责高级认知活动的前额叶皮层。”本文的第一作者M. Joglekar 博士介绍到。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全脑的激活模式与人类有意识地知觉感觉信息时的激活模式相似——这一对比暗示了这种平衡的大范围神经网络活动机制与产生有意识加工间的关联性。  汪小京,上海纽约大学创始教务长和研究副校长。现任纽约大学全球神经科学教授,及物理与数学兼职教授,并任纽约大学斯沃茨理论神经科学中心联合主任;同时任华东师范大学-  纽约大学脑与认知科学联合研究中心(上海纽约大学)教授;本文所提及论文Inter-areal balanced amplification enhances  signal propagation in a large-scale circuit model of the primate  cortex的通讯作者。Madhura  Joglekar博士以汪小京教授实验室博士后的身份参与该项研究,现在纽约大学Courant数学研究所任教。Neuron:Inter-areal Balanced  Amplification Enhances Signal Propagation in a Large-Scale Circuit Model of the  Primate Cortex图文、来源|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 编辑|吴诗 编审|吕安琪

通知公告

更多>

学术报告

更多>
办事流程